铭师堂高考复读学校生活老师

时间:2014年08月29日   点击:   【收藏此文

题目已经很明确了,这篇文章就是介绍自己。
 
题一 SA8000即“社会责任标准”,是Social Accoutability 8000的英文简称,是全球首个道德规范国际标准。其宗旨是确保供应商所供应的产品,皆符合社会责任标准的要求。
    我曾做过三年这样的工作。因为道德规范对老师而言。重之又重。此记。
 
题二  这组文字里的所有过程以及未达的瞬间被凝固的是生活里的某一状态,这一状态仅用文字是无法准确表达的,只能说展示一些自认为成形的东西引你进入自己的感受。
   
                                                  
一.
 
    踏进铭师堂大门的那一刻起,我对自己说:这里不是你的职业场所,是你最想生存最痴迷至爱的地方。
看见学生们的那一刻起,我同样对自己说:他们不是你的学生,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儿子。你必须从心里去爱他们。否则你就别干这个活了。
我想只有这样才是我这个姓张名文奇的人的行为也就是愿意把激情和温暖善良和正义勤劳和智慧留在这里的一个中年男人。
只有这样若干年回首往事时张文奇才可以自豪自傲地说:噢,我曾在这里——铭师堂上庄校区男二层宿舍管理员。
宿舍管理简称宿管很顺口。生活老师简称生老,是不可以的。如果不简称是四 个字,不如两个字叫起来简洁。所以我更愿意学生们叫我宿管   。从字面意义讲生活老师比宿舍管理更人性化包含的内容更宽泛一些,它针对的是人,宿舍管理针对的是物,更简单更适合我。
更多的学生叫我老师。听起来更诱惑,看不出深浅来。杨振宁也是老师,做宿管的我也是老师。呵——很平等。但我内心觉得极有压力。主要是感觉自己内心尚不具备一个老师的资格,我在努力。 我在努力达到同学们叫我“老师”这二字的时候我不感觉愧疚。也是我——终生努力的方向。
 

    来校一个月之后,当二层的卫生用管理层眼光看已“成为一面镜子”,(其中床下的尘埃你可以永远不扫也可以三个月扫一次也可以一周扫一次,我还是愿意弯下腰捂上帽子口罩一周清扫一次;门口的小黑板勤换或者少换同样是这个道理;你的镜子完全可以不放在水房;同学们病了你送他们吃药也完全可以收钱;等等等等。)当同学们在校方的严格管理下午睡晚睡越来越有序的时候,我也明白自己只做对物的宿舍管理似乎满足不了自己了。我开始琢磨“老师”二字更多的内容应该是什么?更多的责任如何更好地展现。
    半生走过来,插过队。担任过镇团委书记,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国家公务员,30岁获中级职称。也曾混迹于社会,尝试做文化生意;也曾流浪广州深圳北京做打工记者,也曾在世界各地游走。最重要的是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有人曾说过: 一个知识分子的必要条件是有良心和反醒意识。
    我结婚生孩子的时候还不懂反思。
    八年前当我反思自己做为一个父亲的不合格时,我的女儿已经是一个极不合格的高二学生了。用中国人传统的思维看。极不合格就是学习成绩非常差,不爱学习,只爱玩游戏看电视。
    我抛开正红红火火的摄影记者职业。陪伴孩子走了整整六年,以满足做父亲的神圣责任及生为人父最起码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其中读了许多关于教育及做人的书。知识分子的不同在于他懂得反思及坚持真理。我铭记着这点。我虽然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一个知识分子,但我努力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标准要求自己。
    读高三的时候我有意识让孩子租房住宿在外,培养她的独立能力。大二的时候我让孩子自己暑假跟我学摄影自己拍东西,然后开学后在学校办个人摄影展。办摄影展前我有意识要求她写一个可行性报告包括经费预算。大三的暑假我让孩子自己分别在北京和深圳找实习的报社实习摄影记者。大四的时候孩子在全国大学生艺术设计比赛中获平面设计三等奖。
    她在学校也是最优秀的游泳运动员和健美操冠军。
    再后来孩子在北京有了自己想要的工作,孩子懂得了宽容忍耐和爱及责任。
    孩子时不时告诉别人:感谢父亲对我多年的引导和帮助。
    而更多的人并不知道高二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考试总是倒数前五名的女孩。
    在陪孩子学习的过程中渐渐地自己也爱上了引导孩子及与孩子交流沟通的生活模式。
    为了自己的事业我曾抛开家庭独自走南闯北从小不和孩子在一起。走在一起时她非常逆反,而我明白必须迎合着她的想法才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一步一步地,我知道做教育是一件看似简单却极不容易的事情.
    我在孩子面前哭过笑过感动过失望过甚至双方想自杀过但最终挺过来了。
    再有一点是我十多年一直以流浪身份在外打工,时常面临着应聘考试面试辞职这些和年轻人一样的生活内容。所以意识和习惯上总会和年轻人有更多的相同。
    现在我又一次面对教育,面对83名高中四年级的学生。经历过那么多的失败和教训那么多的感受和想法,怎么可能不向我的学生传授呢。我想18岁这个年龄是人生最重要的确定自己的世界观及认识自己的性格及爱好然后确定做什么如何做的关键时刻。他们在学习中的方法及观念如何调整到最佳状态我这个宿舍管理员怎么可能只是个宿舍管理员呢?
    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你不应该主动找学生谈什么。因为他们学习很紧张。但我需要有一种姿态告诉同学们,我可以倾听你的苦恼或烦燥。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可以找我。有时候偶尔发现一些同学思想上有些小问题,如果谈话不方便我会把一些哲理的有启示意义的句子写在小黑板上。
我是一个凡人,也时常有自己不顺心的时候。比如上学期临近结束时我曾打算辞职不干了。我在博客里是这样写的:
 
    我至今仍然怀念这五个月日日夜夜和同学们在一起的爆发与微笑摩擦与融洽。
    有一位同学至今看见我扭头或合目或低头总之不理我的神态将永远留在记忆中。
    那是我一直没有打开的一扇门,我的工作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也许是我在一些细节上触动了他们某些不可触碰的神经。
    我一直没有机会问他其中原因包括分别时我也不想问只想留下一个单纯的遗憾让自己更贴切地回望。
    也有的同学被子时常不叠我不在意多少次帮你叠被子,我知道你只是一种习惯,生活中渐渐就会改变。我在意你看见老师不要总昂着头不愿意理睬让我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甚至感觉我伤害了你什么。
    这当然不会使我离开的理由,因为有更多同学给我勤奋好学的影子、简单天真快乐的笑容、成熟或半成熟阳光或半阳光混沌或半混沌的玩笑。使我内心真的舍不得离开。当然我选择继续也不仅仅因为这些,这里肯定还有一些让我留恋的东西。比如——

    每次看见,总觉得像家人一样温暖。没有好的空间,所以欲言又止,心是相通的。所以不言也罢。
    那个冷的晚上握着我的手。是另一种温暖。也许我生命中缺少的你总会在恰当的时候赐与。所以我感受到工作的幸福。
    清袖单薄 却有冬日暖阳
    也许偶尔脆弱 却给你坚强
    你是一个父亲的年龄 却不能给对方什么 时常
    理想主义的完美将要坍塌 有人总是恰当站在那里
    微笑 略弯腰 说一句或轻轻的张嘴 你明白
    暂时 不 坚持 坚持到冬天最后的一场大雪之后吧
    让白色掩埋污渍的痕迹 让任何人看不到一个灰色影子曾在叫白水洼的地方生活。
 
这里我用简陋的文字献给我们大家中的一员。
    新学期当我重新和同学们站在一起的时候,我首先感谢管理层对我工作的肯定和个性的理解,当然我更要感谢几位管理层的工作方式让我体会到做生活老师的尊严和自豪。
    新学期我也学会了更多让同学们更快乐更轻松更守纪律的配合默契的方式。经过前一学期的磨合,同学们也知道在卫生方面和纪律方面什么是不可逾越的,什么是双方都感觉美好的生活。
 
四.
 
    大学四年读了一些西方文学及当代中国文学的书。包括俞敏洪偶尔在文章中提到的相信未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句子。那其实是一个人内心的符号。
    相信未来的人愿意让自己的肉身压缩在精神病院闭塞的世界里一定有他幸福的理由。而春暖花开的时候也许大海早已送诗人的灵魂上了天堂。
    诗人生存现象可以看到世界文明脚步的节奏。
    我看到了俞敏洪顽强执着的理想主义的诗人气质。
    我相信这样的人。我可以努力做这样的人。
    我见了学生就说看看俞敏洪的文章吧。
    所以当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搞摄影呀,摄影多赚钱呀。我回答我为什么要做摄影呀,因为我现在做的是我最喜欢的工作呀。
    我现在喜欢这份工作——宿管。也叫生活老师。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青云路校区: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23号都市网景E座三层
巨山校区: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98号
咨询电话:400-700-5700
北京市海淀区铭师堂培训学校(版权所有) 京ICP备案:170046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969号